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军事 » 正文

海拔5200米,战神这样怒吼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品创格万词霸屏推广公司     发布日期:2020-11-09  来源:中国军网  浏览次数:74
核心提示:近日,新疆军区某部在海拔5200米的雪域高原组织实弹射击考核。高原气候恶劣,炮兵分队坚持从难从严紧贴实战锤炼官兵,采取精确打击、多弹种协同打击等方式,按照单炮射击和群射击,完成了不同背景下的火力打击任务。下面是一组战神怒吼下的射击场景。韩强 摄1234567>

2020年11月6日,由中国作协主办的“中日作家对话会——疫情下的文学创作与作家责任”在京举行。中国作协主席铁凝,日中文化交流协会会长、专务理事中野晓,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中国作家李洱、金仁顺、阿乙、付秀莹、石一枫、马小淘,以及日本作家岛田雅彦、中上纪、柴崎友香、谷崎由依、阿部智里参加对话会。会议由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胡邦胜主持。

疫情下的文学创作与作家责任 中日作家对话会在京举行

铁凝致辞

加深文学交流,传递世代友谊

铁凝在致辞中表示,在与疫情对抗中,中日两国人民体现出了休戚与共、守望相助、同舟共济的邻里真情,这种一衣带水的友情深植于中日两国人民心中,也通过两国的文学作品和作家交往得以留存、传承,成为两国人民友谊的深度见证。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包括中国、日本在内的许多国家的作家朋友,纷纷执笔创作,写出了很多观照心灵、传递大爱、温暖人心的文学作品,凝聚起了同心抗疫的磅礴力量。在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的今天,在线上面对面地重启文学的交流与对话,一定会碰撞出绚丽的思想火花。她期待与日本作家朋友们共同努力,将中日文化文学交流不断深入发展下去,为两国人民的世代友好作出贡献。

中野晓在致辞中谈到,文学交流在中日文化交流中有着光辉历史。在中日邦交正常化前的困难时期,中国方面有茅盾、郭沫若、老舍、冰心、巴金等,日本方面有中岛健藏、谷崎润一郎、龟井胜一郎、井上靖、大江健三郎等杰出的作家参加交流。在翻译家的努力下,中日作家能够阅读对方作品,进行交流,并由此建立友谊。井上靖和水上勉都曾在老舍先生去世后写过纪念文章。中日两国关系紧张时,井上靖和巴金还在报纸上发表往来文章。他希望两国作家能以同样的契机,在以后的访问中,互相培养友谊,并将友谊的种子传给读者,把中日交流的意义传给下一代。

疫情下的文学创作与作家责任 中日作家对话会在京举行

胡邦胜主持对话会

疫情下的文学创作与作家责任 中日作家对话会在京举行

参加对话会的部分中方作家

疫情下的文学创作与作家责任 中日作家对话会在京举行

参加对话会的部分日方作家

写作是作家最大的道德

两国作家分别围绕“疫情下的文学创作与作家责任”这一主题发言。李洱提到,文学作为一种观照世界的方式,作为一种价值观的载体,很自然地要对疫情和后疫情时代的现实做出反应。构成东亚价值主体的儒学精神中,最重要的是“仁”的精神。“仁”指主体必然嵌于世界之中,与世界和他者亲密地联系在一起。“东亚价值是自我与群体的统一,自我与群体不是二元对立的关系,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李洱认为,东亚价值会对后疫情时代泛滥的虚无主义构成有力矫正,文学的作用在于用自己的方式对阐释和呈现东亚价值,作家通过这种努力,将对人类文明作出贡献,并为以后处理人类文明的危机作出前瞻性的准备。

岛田雅彦将新冠肺炎比拟为战争,称新冠疫情让人重新反思人与人之间精神纽带的重要性。他谈到二战期间,谷崎润一郎宅家创作,完成了鸿篇巨制《细雪》,并将《源氏物语》翻译为现代日语。新冠疫情期间,他也一直在家创作报刊连载小说《面包和马戏》。平日,他经常到家所在的东京郊区散步,每天更换一条散步路线。他发现,文学属于“孤独漫步者的遐想”。当他与树木说话,能发现树木在回应他;想起死者,便和死者对话。他意识到,写作属于理性之外的感性活动,强调的是无意识——这可以认为是疫情让自己获得的意外收获。

有事未能到场、通过视频连线的金仁顺在疫情期间阅读了加缪的《鼠疫》和《局外人》。她认为,《局外人》表现了作家对世界的思考,《鼠疫》则表现出作家的情怀和责任。《鼠疫》的结尾在今天成为预言。她深刻地认识到,灾难是生活的一部分,通常也是人性冲突和生命价值最集中的体现。有些灾难虽然无法选择,但对待灾难的态度可以选择。“作家的责任是诚实地面对社会现实,记录所发生的点点滴滴,积极和乐观地面对发生的事件。”

中上纪在疫情期间一直在家写作,她发现疫情对作家工作的影响不大。其间,她有一种特别想见人的冲动,虽然平时与人联系也不多。但不能见人、又想见人的想法,是她过去所没有过的。她谈到,因为疫情,旅行变得便宜,很多人为此贸然出行,以为戴上口罩就没事了,她觉得这是商家在欺骗公众。她认为,作家有责任用纤细的感情写出呐喊,有责任直面未来还将继续的变化。

“疫情就像一面镜子,照出了人的本来面目,就是人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好。”阿乙认为加缪的《鼠疫》比笛福的《伦敦大瘟疫亲历记》更有力量感,前者反映了人类从自私走向崇高,从孤立走向团结,从而走向胜利的过程。新冠疫情充分显示了人的崇高精神,作家有责任承担良知者的角色。“有时候一个作家的作品会表现得很沮丧,但这个作家注定还是不想让邪恶取胜。更多的作家,都用他们的作品,告诉自己的读者,正义是什么,希望是什么,我们人类虽然历经磨难,却从来都骄傲不屈。”

柴崎友香在疫情期间也读了很多书写瘟疫的书。因为不是专职作家,她坚持写了一个月的日记,并在网上公布。她谈到十年前的东日本大地震,随着岁月流逝,灾区民众遭受的影响渐渐被淡忘。这让她联想到当下的新冠疫情,人们正在慢慢习惯现状,有的时候甚至显得麻木。她表示,文学需要超越语言、时间和距离后传达给读者,而作家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付秀莹在疫情期间创作了短篇小说《你看你看星星闪耀》,试图写出个体与时代的呼应与对话,写出生活的法则和命运的逻辑。她想通过写作告诉人们“我在,我们一直都在”。她和其他中国作家一样,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积极投身这场没有硝烟的人民战争,用手中的笔,记录抗疫现场,讴歌无名英雄。她始终认为,写作是作家最大的道德。作家要用手中之笔,做好分内之事。“写下,记录,参与,见证,这正是作家的艺术责任。”

“婴儿成了我的书,阅读婴儿也是一种经验。”对刚成为母亲的谷崎由依来说,2020年显得尤为特殊。去年,她曾来鲁迅文学院交流,回国后不久便怀孕。生育加上新冠疫情,使得她在很长一段时间只能在医院和家两处地方度过。她认为作家书写新冠疫情,需要从长远的视角出发思考,如果不能保持较长时间,思考必然是不充分的。新冠疫情期间,大家都在以各种方式重新认识社会和个体,对她而言,还没找到答案。

对川端康成颇为偏爱的石一枫,曾到川端康成故居拜谒过,新冠疫情让再次造访变得不可能。他认为,新冠疫情深刻改变了人类的生活,让人重新反思全球化的利弊。文学应该负担起将人类联系起来的责任。有了这种联系,人们尽管面临着空间上的分隔,但不至于沦为精神孤岛。日本对中国除了物资上的援助外,还有精神上的联系,“风月同天”的诗句鼓舞了很多人。对于新冠疫情,作家能做的便是帮助人类彼此保持精神上的联系,这样的写作才是有意义的。

阿部智里平时写通俗小说和奇幻小说。她认为新冠疫情并没有让世界变得跟以前有很大不同,世界各地都曾发生过规模或大或小的灾难。小说如果能对读者提出问题,便能显示出它的价值。疫情之下,没有特别需要改变的,除了做自己。作为通俗小说作家,她认为自己的作品在娱乐读者的同时也让读者感动,也是在向读者提出感同身受的问题。读者读完作品后获得拯救,是她心中最理想的情形。

马小淘想起几个月前的日子,恍如隔世。新冠疫情让她更清晰地认识到生活的脆弱,作家不是新闻工作者,再现对文学作品来说远远不够。作家需要冷静、理智、时间,写作需要观照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关系。她认为,新冠疫情让作家的责任更加沉重。“文学必须与他人、与世界建立联系,面对疫情这个公共事件,作家其实是责无旁贷的。尤其是疫情过后,紧张感逐渐消失,人们遗忘的本能会让今年的事情越来越模糊,而这个时代的写作者无法忽视疫情的影响。”

用文学共建精神共同体

中日作家自由交流后,岛田雅彦和李敬泽分别代表日方和中方做总结发言。岛田雅彦对中日作家对话会的成功举办感到欣慰。他表示,新冠疫情对文学影响不大,但对戏剧或电影等表演艺术影响巨大。自己原先计划在今年推出一部音乐剧剧本,如今只得延后一年。不过,新冠疫情也间接迫使艺术家发明新的表演方式,这算疫情带来的好处。谈到文学,他认为,以往不少文学作品都和我们当下所处的时刻有共通之处,时间再久也不会改变。

疫情下的文学创作与作家责任 中日作家对话会在京举行

李敬泽做总结发言

李敬泽结合疫情期间阅读杜甫诗集的体会谈到,尽管杜甫生活的年代与当下相隔千年,但杜甫经历的颠簸和灾难,以及极为孤独的境遇,都让他产生共鸣。“疫情让人获得独处的机会,使人深入思考自己,让人更深刻地体认到自己与他人、与世界复杂而深刻的联系。他表示,人的自我深刻嵌在他人之中,深刻嵌在人类广泛的精神联系之中。要确保人不成为精神上的孤岛,需要有精神上的联系,需要人深刻意识到自己处在人类命运共同体之中,这也是每位作家在当下和将来需要担负的责任。

(摄影:王纪国)

附:与会日本作家简介

1、中野晓

1947年生。日本中国文化交流协会专务理事。毕业于千叶大学。1973年起,在日中文化交流协会工作至今,长期从事以文学交流为核心的中日两国友好交流。其间,访华达220次。历任协会事务局长、常务理事。2013年担任专务理事。

2、岛田雅彦

作家。毕业于东京外国语大学俄文系。法政大学教授。1983年在大学读书期间发表处女作,被称为日本后现代主义文学旗手。除了小说,还创作戏曲、歌剧剧本,出演多部电影,被称为“日本作家第一型男”。六度入围芥川奖,其间几乎囊括日本所有重量级文学奖项,却终未获该奖,其后却逆袭成为该奖评委。

3、中上纪

作家。1997年毕业于美国夏威夷大学美术系美术史专业。上小学时曾随其父、作家中上健次到菲律宾旅行,对亚洲国家产生兴趣。高中、大学时期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夏威夷。作品有小说、随笔、游记多种。

4、柴崎友香

作家。毕业于大阪府立大学。曾在机械厂任职,1999年开始文学创作。《今天发生的故事》获得盛开吧这鲜花文学奖(其后被搬上银幕),《那条街的今天》获得艺术选奖文部科学大臣新人奖、织田作之助奖大奖,《梦醒之间》获得野间文艺新人奖,《春庭》获得芥川奖。

5、谷崎由依

作家,英美文学翻译家。京都大学文学部美学美术史硕士。近畿大学文艺学部副教授。《飘落的村庄》获得第104届文学会新人奖,小说《夕照田野》获第95届《文学界》新人奖提名,《被囚禁的岛》获第39届野间文艺新人奖提名。

6、阿部智里

作家。早稻田大学文学研究科硕士。20岁就读早稻田大学三年级时,以《乌鸦不宜穿华裳》获得第19届松本清张文学奖,成为该奖最年轻得主,作品销量(合计)突破100万册。主要作品有《乌鸦不选主》《黄金鸟》《空棺之鸟》《玉依姬》等。

 
 
 

 
按分类浏览
湖北 (1042) 武汉 (12077) 荆州 (3640) 县市 (2520)
国内 (9829) 国际 (925) 财经 (346) 房产 (970)
科技 (370) 军事 (119) 娱乐 (538) 体育 (193)
汽车 (359) 生活 (408) 农业 (175) 健康 (235)
时尚 (84) 家居 (74) 旅游 (167) 女人 (59)
美食 (65) 消费 (165) 社会 (71) 文化 (217)
教育 (223) 公益 (107)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