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旅游 » 正文

南航通航引入战投 混改正式落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品创格万词霸屏推广公司     发布日期:2020-12-02  来源:经济参考报  浏览次数:74
核心提示:原标题:南航通航引入战投 混改正式落地  11月26日,南航通用航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航通航”)正式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国改双百发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南方电网产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中国南航集团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三家投资主体,并实施员工持股,成为实行混合所有制的国家骨干通用航空企业之一。当日,南航股份公司与三家投资主体、员工持股平台以及南航通航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正式签约。  混改完成后,南航通航的注册资本由10亿元人民币增至13.4228亿元人民币,南航股份公司、国改双百基金、南网产业投资集团、南航

  涉事医院同意赔偿不超过60万元

  “错换人生28年” 当事人癌细胞扩散写绝笔信喊话涉事医院

  “医生告诉我,我现在已经不可能换肝了。只能保守治疗,我知道我身体里的癌细胞已经侵蚀了我的全身,每天疼痛加剧,如万千蚂蚁般的蚀骨。”

  “我不甘心,为什么28年前,我在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出生,医院明明知道我生母是乙肝患者,却没有给我注射最为宝贵的生命第一针——乙肝疫苗?”

  “我只想在我生命最后之际,得到一个答案,得到一份公平的裁决……”

  ——摘自“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绝笔信

“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癌细胞扩散喊话医院:我不甘心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陈彦霏

  11月25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从“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家属处了解到,近日法院反馈了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最新调解意见》,对于涉事医院同意最多不超过60万元赔偿的调解意见,姚策和家人都难以接受。

  姚策的代理律师周兆成向记者证实了此事,并透露目前姚策身体状况非常不好,医生曾告知姚策换肝可能性很小。得知调解结果后,姚策写下《绝笔信》喊话涉事医院。

  今年2月,28岁的江西九江男子姚策被查出罹患肝癌,母亲许女士欲“割肝救子”时发现孩子非自己亲生,而是河南郑州的杜女士所生。而杜女士的儿子郭威,则是许女士亲生。28年前,这两个婴儿在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被抱错。今年9月11日,“错换人生28年”案在河南省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一审开庭。

  A

  当事人近况

  体内癌细胞已经扩散疼得吃不下东西下不了床

  据周兆成律师透露,他从姚策的家人处了解到,目前姚策的病情已经非常危险,由于其体内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医生告诉他已经无法换肝了。

  “姚策爱人熊磊偷偷告诉我,姚策现在疼痛非常强烈,止疼药已经没有任何效果了,每天都要靠注射大剂量的吗啡来缓解疼痛。不管吃饭或者喝水都会疼,每天输液从上午延续到下午五六点,疼得吃不下东西,也下不了床。”周兆成律师说。

  姚策生母杜新枝告诉记者,由于目前姚策的全部治疗费用都是依靠公益平台募捐,募捐款只能用于姚策治疗,而姚策的爱人没有工作,目前全职照顾姚策。所以目前姚策一家生活压力非常大,姚策爱人靠信用卡以及花呗借款来生活。

  B

  律师有话说

  当事人写下这封绝笔信只因感觉再次被医院愚弄

  周兆成律师称,法院近日反馈了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最新调解意见》,医院同意最多不超过60万元的赔偿,这个方案让姚策绝望。因为上次姚策去开封参加完庭审就去了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得到院方的承诺一定会帮助自己。“但是,现在过了两个月,医院不仅无动于衷,而且抛出这样一个方案,姚策感觉自己再次被医院愚弄,所以才写下这封绝笔信。”周兆成律师说。

  “作为姚策的代理律师,看着姚策的病情如此危急,我还是希望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能够早日宣判;同时,也希望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能够积极践行承诺,利用自身医疗机构的优势资源对姚策进行后续的帮助。在法院判决之后,如果姚策治疗费用不足,也请早日启动医院公益基金进行帮扶。”周兆成律师说。

  之前他还劝家人谅解医院现在是真的失望了

  周兆成25日表示,“我仔细看了信的内容,真的感觉心痛。”

  他说尤其是读到姚策对张祎捷写下:我知道您是1991年7月毕业后就来到了淮河医院,一直工作至今。而我是1992年6月出生在淮河医院,而后被你们“错换”!今天,您在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培养下,已经成为医院院长;而我却在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错换”下,已经肝癌晚期,只能等死……感受到了姚策字里行间对命运不公的悲愤。

  周兆成没有料到,这起诉讼案件的进展会如此艰难:“当时我们提出200多万元的赔偿款,完全是按照法律条款得出的严谨诉讼请求,现在对方回应最多赔偿不超过60万元,让我们很震惊。”

  周兆成透露,9月在开封的庭审结束当天,姚策是情绪十分平和地结束到医院的探访,他甚至在回来的路上一直对亲生父母和养父母叮嘱不要怨恨医院,说他们也不容易,自己的身体已经这样,还是选择谅解吧。

  在周兆成看来,这是姚策最后的妥协和希望,现在也被打碎了。令周兆成担心的是,姚策是否还能等到法院公正的判决结果。

  C

  亲生母亲说

  能还回一个健康的孩子我们一分钱不要

  由于癌细胞扩散,姚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疼痛愈加强烈。“究竟姚策还能不能挺过这个新年?”这是悬在姚策家人心头的一把刀。

  “如果医院没有抱错,如果给我们孩子打了防疫针,什么事情都做到位了,我们干嘛要找你呢?2020年都要过去了,不给我们一个说法,也不说赔,也不说不赔,给我们晾在这。”面对事件进展,姚策的生母杜新枝既气愤又无奈。

  在杜新枝看来,获得来自医院的赔偿能让姚策增加生活的信心,看到希望。“他会觉得自己没给家里带来太多的压力,心里不是也得到了安慰吗?如果孩子没了,我要钱干啥?姚策出生的病历上所有检查都是健康,你能还我一个健康的孩子,我们一分钱不要。”

  本组稿件除署名外,综合解放日报·上观新闻

 
 
 

 
按分类浏览
湖北 (1042) 武汉 (12077) 荆州 (3640) 县市 (2520)
国内 (9829) 国际 (925) 财经 (346) 房产 (970)
科技 (370) 军事 (119) 娱乐 (538) 体育 (193)
汽车 (359) 生活 (408) 农业 (175) 健康 (235)
时尚 (84) 家居 (74) 旅游 (167) 女人 (59)
美食 (65) 消费 (165) 社会 (71) 文化 (217)
教育 (223) 公益 (107)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